時事|新冠肺炎-延燒的疫情,排華的情緒。

所有事情的發生,無論好壞都能讓我們從中思考些什麼。新型冠狀病毒的來勢洶洶,除了讓人們重新檢視各國的防疫體系、醫療制度是否有所疏漏,我想也能從中探討一個存在已久的問題-「種族歧視」。

「排華」二字,是在我自己真正走出台灣生活,又恰巧遇上這波2020年的新冠肺炎後,才真正開始感受到的詞彙。

第一次親身經歷的「排華」現象

在台灣無憂生活的我們,能想到過嗎?與親朋好友齊走在大街上,突如一台驕車從旁奔馳而過,隨之而來的是駕駛人的叫囂謾罵:「Fucking Asians, you are virus.」在澳洲土生土長的表姊最先反應過來:「他為什麼要這樣?我們只是一般人,甚至沒有阻礙到他。」莫名其妙的歧視事件,在澳洲各地不斷上演,是常態,也非常態。

我遇過的此次事件還算是最輕微的,僅以言語攻擊。在背包客社團經常看見甚至有人分享遭遇被吐口水、甚至出手毆打攻擊的現象。在疫情爆發之前,香港朋友也曾經與我分享:「在送餐時,客人在背後竊竊私語,提到『黃色物種』,並且大笑。」但這些歧視事件的結局,通常是以背包客摸摸鼻子收場,畢竟我們並非當地政府所保護的族群。

來到澳洲,才親身體會到原來歧視無所不在,疫情只是讓歧視順勢浮上了檯面。2020年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來自中國武漢的關係,導致洋人一律看到亞洲人面孔就聯想到武漢病毒,連帶的影響到了韓國、台灣、香港等亞洲民族。洋人情緒性甚至行動上的歧視,也漸漸引發亞洲人的強烈反彈,雙方衝突越演越烈,互動只是不斷的在惡性循環。

解決傷害最好的方法,是善後跟預防。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王赦律師所說:「並不是不在乎表面的恐懼和憤怒,只是要去思考,如果不去理解,好,開槍以後呢,處理掉一個個案,還會有千千萬萬個個案。」

相信歧視並不是一朝一夕之間產生,而是經年累月的歷史以及環境,也許還交雜著一些的確對我們亞洲人不公平的膚色、骨架等基因問題。

對澳洲人來說,大量亞洲人的移民及環境影響造成的勤勞習性,搶了大部分澳洲人的工作及房子,再者,畢竟移民族群仍非土生土長的當地人,若有不好的事件發生,相較之下也較為容易被放大,例如中國人搶奶粉事件、背包客中層出不窮的偷竊或者欺騙事件等等…。

每個人都是最好的外交官

我相信,歧視是難以被完全消滅的詞彙,甚至我們自己本身也或多或少都有著不自覺的歧視問題。雖然多數人民還是善良和平可愛的,歧視者只是少數,但也是不少的少數。身在國外的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內外在打理好,提升語言能力與人深度交流,一傳十、十傳百的溝通改變,每個人都能當最好的外交官。

至於無法改變的,就Let it go,
跟講不聽的人計較只會氣死自己。

撇除這些,澳洲依然是個很美的地方❤️

/

觀點需要由不同的思考角度去探討
有什麼不同的想法歡迎留言跟我討論 💁🏻‍♀️

/

🐈Instagram : ekkzhang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