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澳打日記|面試經驗談-掛羊頭賣狗肉的秘書職缺

澳打日記|面試經驗談-掛羊頭賣狗肉的秘書職缺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在澳洲一直都過得十分幸運的我,終於遇到了第一件面試詐騙事件,雖然人毫髮無傷也無任何損失,但還是給了我一個特別的體驗。


2020年10月20日,已經身兼兩份兼職的我,因為還有許多空擋,於是興起了找第三份兼職的念頭。假日在小鎮咖啡廳打工學做餐點,享受有澳洲同事的時光、幾日晚上去家中附近的酒吧當服務生,工作簡單環境熱鬧,還有很多故事可以聽,適合這樣喜歡偶爾喧囂的我。

已經擁有兩份自認完美的工作,因此想找的第三份工作門檻就更高了,夢想是期望能找到從未做過的性質、或者能運用到自己專業的工作,最後的標準才是能否賺錢。

在諸多職缺中,我看見了有著這樣條件的一個工作:「秘書職,需要會做文書、設計廣告、善於規劃、會開車。」心中想想我全部都符合,也從未做過秘書這樣的職位,又有相關技能可以運用,不如姑且就去面試看看,好奇心驅使我前往瞧瞧是個什麼樣薪資及工作內容的工作。

壞工作是有徵兆的

第一次接洽時,與老闆確認了近乎五次確切的時間地點,但都沒有得出一個實際的結果,語氣也十分簡短,其實在第一次接洽時就有意識到這是一份爛工作,但還是想知道薪資概況才促使我有了後續的接洽。

五秒鐘的語音訊息提及,6-7點在南區面試,超級廣大的範圍,因此我最後掙扎的回復了最後一段內容。然後,就沒有然後了,老闆並未再跟我通知確切地點,而我也想說算了,因我已詢問了五次。

這樣的接洽過程中是非常的糟糕的,想必也不會是多好的工作,因此我當天放棄第六次的確認時間地點。

到了第二天,老闆突然又來了訊息,因為剛好有空,這次也接洽的很順利,時間地點都有了,因此還是決定前往探究一番,接著就是大冒險的開始。

來來去去的小姐與嫖客

九點,我準時抵達櫃檯,一位滿頭金髮、身型消瘦的男子接洽了我,並請我旁邊坐著稍等。

十分鐘過去了,門口被人打開,我以為是老闆進來,定眼一看,是一群光鮮亮麗的韓國女孩,各個全身名牌、骨架是亞洲審美的165/47纖瘦身材(只是個比喻)、臉蛋一個比一個漂亮精緻,不是那種會在韓國街頭看見的自然系女子,是那種會在電視上看見的韓國女團。

接著,又跟進了一群看上去約莫四十歲以上的亞洲大叔。酒氣沖天,頂著日積月累的大肚腩,膚色黝黑、穿著夾腳拖。一個個進來後都盯著我上下打量,使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不自在,櫃檯帶領著他們上樓,而我聽到大叔們說:「樓上好,小姐們比較會叫。」心裡開始納悶起我來到了什麼地方。

面試官是媽媽桑

二十分鐘過去了,我開始沒有耐性。在我的面試裡,我認為等超過15分鐘就是極限,如果沒有一個合理的理由,否則就是不尊重人,未來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直接前往櫃檯攔下一直裝忙的服務員,詢問是否還沒接洽到老闆,服務員有點慌張地說:「面試你的應該不是Jeremy,應該是媽媽桑,媽媽桑在裡面,但她還在忙。」哭笑不得的我:「那幫我轉告老闆,我不等了,謝謝。」接著轉身離去。

然後,在9:44分的時候,再次收到老闆的訊息,奇怪了,我們約的好像是九點呢⋯⋯。

在澳洲,性交易是合法的。

雖然不意外會有這樣的結果,而且我也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做這份工作,最終也沒聽到我想了解的薪資及工作內容,也不清楚為什麼最後變成要給媽媽桑面試,也有可能這其中是有些誤會。但我想即使老闆要應徵的的確就是個正當秘書職,但在妓院當秘書想必也是得陪睡的吧。

花了人生的三十分鐘參觀了下澳洲陪酒場所(其實店名是標榜KTV),還可能被當成是新的小姐,想想還是挺有趣的一個經驗。後來跟Bar的同事聊到,才知道原來這家KTV是有名的陪酒場所,真的是誤打誤撞的開了眼界。

至於問我被當成小姐的感受是什麼呢?

小綿羊般的毛骨悚然吧。


來自台灣的背包客,就讀傳播科系的我熱愛各處探險及分享經驗,目前在布里斯本打工度假中,歡迎前往我的IG收看更多澳打日常👉🏻Instagram : ekkzhang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