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荷蘭遊記|初嚐台灣的黑色地帶-阿姆斯特丹無所不在的大麻味

荷蘭遊記|初嚐台灣的黑色地帶-阿姆斯特丹無所不在的大麻味

在2019年尾,疫情尚未爆發時,我與朋友們參團出遊荷蘭,也在當時體驗了若在台食用會極為嚴重的二級毒品-大麻(Weed)。

在台灣如此嚴重的毒品,在其他歐洲國家竟然是合法的,這也使得當時正在觀光遊覽的我躍躍欲試。此篇文章就來分享我當時的體驗,雖已時過一年多,卻仍記憶猶新。

鄭重聲明:大麻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個人使用上是合法的,在國際上,大麻為十分具有爭議的話題,在有些國家是確切合法、也具有合法醫療用途,本人立場為既不推崇大麻,但也不確切反對,寫此篇文章純粹分享個人體驗與心得,請務必看到最後。

(資訊來源:法律資訊通

荷蘭文化十分自由,在台灣被視為禁區的「紅燈區」以及「大麻文化」在當地都是合法的。在荷蘭,只有「Cafe」是我們熟悉的咖啡店,而「Coffee Shop」指的則是大麻店,專門合法販售各式各樣的大麻-舉如馬芬(Muffin)、秤克重的大麻或者更方便吸食的大麻捲菸。

大麻這東西很奇怪。

在台灣是完全禁止違法,在荷蘭是可接受店家販賣及個人使用,在澳洲雖然禁止,但我所知道的曾經在澳洲吸食過大麻的澳洲人卻非常大量(也可能是因為當時在郊區的牛肉場工作所接觸的澳洲人比較無視於法律規定),甚至在布里斯班市區街頭,我都曾在夜晚路過某條街時震驚的聞到街邊某群澳洲人完全無視於所在地區大方的吸食大麻。

在阿姆斯特丹街頭,十分容易的就可以聞到這股難以形容的味道。甚至我們是在觀光客眾多的鬧區也是,街邊偶有商家會販售大麻相關產品,店內是滿滿的巧克力與軟糖,或者周邊服飾等商品,看起來就與一觀光區景點的商店大同小異。

當時與朋友們因為嚐鮮而買了巧克力與軟糖,但其實劑量應該非常之少,就像在吃一般巧克力一樣,甚至可以說是難吃的巧克力,有一股淡淡的生草味,完全吃不下去。

到了傍晚,一群人興致沖沖地前往Coffee shop購買大麻,大麻店當時門口已有一些抽嗨的荷蘭人,每個人的面貌都十分開心,我們因為不曉得該選擇何種,於是請店員推薦輕劑量(Light)的,並且幫我們捲好,我們只需要準備打火機抽。

印象中在荷蘭,大麻十分的便宜,我不太記得我們買了多少,看照片是8克左右,但合買僅僅花了台幣約三百多元。

捲完的樣子。

大麻後感受

我想我可能算是對大麻十分敏感的體質。印象中我們約有三天的晚上都在嘗試大麻,而我每一次都是抽一口就非常有感覺。

那感覺是什麼呢?

首先,我會從手指末端開始感受到輕微的麻感,接著我的世界會開始速度異常的放慢,印象深刻當時我明明就要過一條小街道的馬路,那條馬路因為半夜的關係其實沒有什麼車輛經過,但我卻駐足了好久不敢穿越,因為在我的世界中,那條馬路是這麽的大,來往的車速是這麼的快。

我感受不到時間的流動,理性上知道我可能只駐足了幾分鐘之久,感性上卻覺得我永遠都無法穿越過那條馬路,所有的感知都被無限放大,就連遠處的車聲都好似在我耳中盤轉。

我容易聚焦在當下發生的所有小事:例如捲菸尚未熄滅的煙、柔柔吹過耳旁的風、朋友們嬉笑的吵鬧聲。但卻無法持續的專心於某件事:我會講完一句話就馬上忘記自己剛剛講了什麼、看影片也完全記不得任何內容,只知道有好笑的地方就也傻傻跟著笑,接著開始無法克制的想睡覺。

身旁嘗試的朋友們每個人的症狀都不盡相同,有些人石化(Stone)有意識卻不動、有些人看見了奇怪的殘影、有些人毫無感受、有些人則是我們印象中吸食毒品那樣眼神渙散的開心大笑與樂在其中。

但這些感覺都在一兩個小時內消逝,因為我平常也不抽煙,所以朋友們都認為這是我對大麻特別敏感的理由(大麻通常是捲成像捲菸般抽食,應該吧!)

旅行中的那些小事-荷蘭司機的忠告

這麼多年以來,大麻的正反兩派各持己見。大麻合法化的擁護者提出大麻在醫療上有足夠證據顯示他是有醫療效果的、並且對人體的危害足足低於菸草及酒。菸草的上癮以及對支氣管及肺部的傷害是眾所皆知,而酗酒引起的情緒問題我也曾經看過身旁人的案例而印象深刻。

在荷蘭旅行的某日我們去完Coffee shop買完大麻搭乘Uber回飯店的途中,在聊天過程得知司機伯伯恰巧是一位非常討厭大麻的荷蘭人,在知道我們剛剛是去購買大麻後,他從副駕的抽屜拿了些棒棒糖遞給了坐在後座的我們,並跟我們說了這麼一段話:

「荷蘭很自由,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糖果是甜的,吃糖果也能讓你感受到快樂,世界上能讓你感受到快樂的事情有很多,但不會只有這個(Weed)。」

我打開了棒棒糖的包裝,將糖果含入口,讓人開心的甜味從嘴間化開。也許是因為剛抽完大麻,我對於司機伯伯的忠告諷刺性的有了極為深刻的體會。

剛剛好,就好。

糖果甜甜的,很開心。
遇到如此關心著陌生人的荷蘭伯伯,很開心。

我還是覺得大麻不怎麼可怕,反正我也不用依賴它,可怕的是對於誘惑無法阻擋的心靈狀態。

世界上的誘惑很多,我們偶爾放縱、偶爾墮落,玩歸玩,但一切都是剛剛好就好。

荷蘭之旅並沒有讓我愛上這個在台灣是違法行為的天然藥草,但也確實在我親身體驗後不那麼排斥,對我來說無論是大麻、或者菸草及酒都是一樣的,淺嚐即可,過量都會造成不等的心靈或者生理的依賴性及傷害。

我不希望大麻在台灣娛樂合法化,畢竟娛樂管道已經那麼多種,我相信不差這一種娛樂。

再者,實際在澳洲生活過體驗過澳洲政府對於娛樂用酒精及菸草的嚴格管制,我認為台灣對於酒及菸草的管控在各個方面還有待加強,新聞上喝酒鬧事、酒駕等行為屢見不鮮,就也代表有部分人民不懂的如何自制,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又開放像大麻這樣有不同反應的藥草娛樂性使用,我相信只是增加更多的社會亂源。

讓人放鬆的方式不止一種,到海邊走走、聽聽音樂,不也是一種選擇嗎🏖?


旅行即生活,To travel is to live.

你好,我是Una,目前在澳洲打工度假流浪中,
體驗著人生,拓展著視野,更新著想法。
歡迎告訴我你喜歡哪種類型的文章 👇🏻

🌺 Instagram : ekkzhang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