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打日記|欺善怕惡的現實世界-當面起口角後的解僱通知

2020年10月1號,一向待人溫和友善的我,第一次與工作上的主管起了口角衝突,並當面指責主管的不是,導致當天即獲得預期中的「妳可能不太適合這份工作。」的電話解僱通知。

「那最後想確認,我該任職到什麼時候呢?」
「就到今天吧。」

表面冷靜地放下電話,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身體發熱,與那位被我當面指責的主管平靜的做完現金收入的交接,正式離開這份工作。

第一次的被解僱,來的並不突然,而我也不訝異自己的態度由軟變硬的這個過程。第一次的被解僱,讓我更加深刻體會了社會上的欺善怕惡,也重新思考了自己在工作上的態度與定位。

這對我來說是個很特別的經歷,畢竟我從以往到現在,自認對待工作都還能算是十分的認真與盡責,工作一直是我熱愛生活中其中很大的一塊,工作讓我有成就感、工作讓我獲得足夠金錢、工作讓我有個重心能夠用盡全力,我能沒有半點懷疑地說出:我熱愛工作,工作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問題從何時開始產生?

初入此份工作時,就可能因學習快速而受到老闆及師傅的賞識,入職沒多久便要我爭取當店長的資格,殊不知從此就是噩夢的開始;經理sarah每天說著,我身為店長,應當如何如何,我身為店長,未做到什麼事情就是失職;打著看重的名義,頻頻雞蛋裡挑骨頭,處處找麻煩,毫不客氣的用話語往你身上砍,但這些都是小事。

「我如果今天做得不好,被妳指責,我接受也願意改進;但有些每天都在拍照報告的事情,這樣進行了三週,突然有一天妳突然指著我的鼻子罵我做得不對,而我納悶的說但前三週沒有任何人提出異議,於是妳又說:『那你為什麼沒問?』,你說,我該說什麼?」

好幾次,抓著我不可能發生的大錯誤,跑來質問我為何出錯;又或者,替我加上莫須有的罪名,再配上白眼以及不耐的語氣。

「我不可能沒把布蓋好,每天都要拍照的東西,拍照前一定會再確認過。」
「但我看到的就是這樣。」

「不要以為點貨隨便點我看不出來,我看筆跡就知道。」
「我從來沒有一次是沒點貨就入倉。」
「那你最好是這樣。」

總是有理說不清的感覺,第一次體會。

累積翻倍的怒氣,來自於逐漸不服

前面被誤會及指責的委屈,我首先的反應是吞著以及檢討,清楚自己的確不是細心的人,雖然每次被對待的語氣都很糟糕,但我想到的是也許我真的沒做好。

直到她來代完我的班的隔天,被我發現許多嚴重疏失,小則貨物上架未上價格、大則售貨未填銷貨,隨隨便便就找出五點以上的錯誤,隔天點貨發現庫存單全亂,而她再次來店裡巡視時:「你價格上完沒。」又是不怎麼客氣的語氣。在發現她的處事能力如此糟糕之後,我已逐漸衍伸出「妳憑什麼」的想法。

曾經的檢討與自省

因有著店長名義而頻繁被挑毛病,卻從未實質領過店長的薪水,只因她不斷與老闆說了些什麼,「sarah說你還有些問題,所以下週再看情況。」

而後的一週,又接到被換店與砍班的通知,先前在舊店打理的一切付諸流水,做的那些報表、統整的那些標籤、整理的那些倉庫⋯⋯

「我的問題是什麼?」老闆不只請過她一人才勘查過我的店面;「擺設配置很舒服,沒有問題。」「是今天勘查的八間店裡頭,最乾淨整齊的。」而這些到她眼裡卻視而不見,轉頭是繼續抓著從未被指出的盲點往死裡打,而我只能閉嘴。

爆點是確定一切都是針對

在被換店之後,怒氣值直接升高於頂,新店所有她指出過的毛病都有,甚至更多更雜,「為什麼這些顯而易見的毛病不挑,而老是對我的店面吹毛求疵?」曾經聽聞Sarah說過「那間店的店長很兇,連我都怕。」一瞬間真相大白,Welcome,欺善怕惡的世界。

我是個看似溫順實際卻不溫順的人,她曾經挑的諸多毛病,若我沒做錯便會解釋為何如此操作的原因,而她若被我反駁到無語回應,便會再跳下一個話題繼續審判,一次接一次的跳針式般詢問,彷彿沒壓到逼你認錯就不罷休。

「為什麼要受這樣的委屈呢?」我爆炸了。

在商場當面的質問與數落

會被解僱,是意料之中,因我確實不給予她任何面子,而我也不想給予她任何面子。將上面所敘述所有事情一次講開、對她的所有不滿以及不服用例證一次講開;而她的反應呢?僅是噤聲點頭。

晚些時間便收到老闆的訊息。

「我能了解一下sarah提及我什麼嗎?」
「她說今天要收的帳目你沒做好。」
「我已經做好了,我還詢問過她今天不收嗎?他說晚點才會來收的。」

又一次的無中生有,我真是服了。不管到底老闆聽了些什麼,反正結果已擺在眼前,當天我離開後掉了幾滴淚,是累積的委屈、是無處宣洩的怨氣、也是感謝自己的勇氣,謝謝自己為自己爭了最後一口氣。


那天我的業績,是那間店大約兩週以來最高的,也是當天的第一名。

我沒有不認真過,我說了。


收看更多澳打日常👉🏻Instagram : ekkzhang

發佈留言